全国服务热线:400-0379-440

新闻中心 PRODUCT DISPLAY

福建俩90后“临危”接盘带领公司坐上了过山车……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1-21 19 次浏览

  近期,浙江晨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晨泰科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科创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4271.68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近期,浙江晨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晨泰科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科创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4271.68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IPO日报发现,晨泰科技的业绩今不如昔,而报告期内,也是“跌宕起伏”,有点令人摸不着头脑,与此同时,它的业绩主要依赖电网和南方电网。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新泰伟业持有晨泰科技39.72%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另外,李泽伟持有新泰伟业70%的股权,李梦鹭持有新泰伟业30%的股权,同时上述两人为姐弟关系,因此上述两人均为晨泰科技实控人。

  招股说明书显示,李泽伟出生于1993年,李梦鹭出生于1991年,也就是说,李泽伟现在年仅28岁,李梦鹭现在30岁。

  据了解,2013年,李庄德、沈秀娥将其持有晨泰科技全部的股权(即94%的股权)全部以1元/股的价格转让给了新泰伟业(股权架构为李泽伟持股70%,李梦鹭持股30% ),合计作价7520万元,彼时,李泽伟年仅20岁。

  对此,业内一位有类似留学经历的人士直言,纵观李泽伟的履历,其于英国南安普顿大学毕业,研究生学历,若是在英国读本科大概需要3-4年,研究生需要一年,一般情况下,20岁的李泽伟应该是处于读大学的阶段。

  对此,上交所也在问询函中要求晨泰科技说明说明上述股权转让款支付资金的实际来源,还本付息情况及其资金来源,是否影响股份转让的真实性、有效性,是否可能导致晨泰科技本次发行上市 不符合相关发行条件。

  李泽伟、李梦鹭其实是李庄德、沈秀娥的子女。福建过山车晨泰科技在回复问询函时表示,晨泰科技股权转让款支付的资金来源为实际控制人李泽伟、李梦鹭向亲属的借款。李泽伟和李梦鹭向沈上敏借款2000万元用于新泰伟业的出资,其余款项借予新泰伟业用于收购晨泰科技股份。经相关亲属确认,上述借款为其自有资金,考虑到亲属关系,未计提利息,且后续已经完成归还。李泽伟、李梦鹭归还借款的资金来源为晨泰科技2013年向新泰伟业的分红和新泰伟业向新疆龙华转让发行人股份以及通过沈上聪对外转让发行人股份所得。新泰伟业向李庄德、沈秀娥收购晨泰科技股权的款项系实际控制人李泽伟、李梦鹭向其亲属借款所得,且已完成还款,上述借款和还款为真实借贷关系,新泰伟业为真实的收购方,不存在股份代持,本次股份转让具有真实性。

  晨泰集团成立于1997年11月,是李庄德、沈秀娥控制的企业,其设立时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低压电器、仪表、仪器”,产品主要包括机械电表、水表及气表,2008年开始切入智能电表业务。

  晨泰集团经营至2010年时,已具备一定规模,除智能电表业务外,同时经营机械电表、计量箱、水表等业务。为保证拟上市主体的主业突出,李庄德、沈秀娥决定将智能电表业务分拆出来成立新的上市主体,因此于2010年12月设立晨泰科技,并于2012年将晨泰集团的智能电表业务注入晨泰科技。

  然而,自2008年以来,温州地区的民营企业为获取日常运营资金,通常通过互保的形式向银行申请贷款,由于企业担保链存在联动效应,单个企业出现偿贷风险,便会波及其他担保企业。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李庄德、沈秀娥及其控制的公司存在因对外提供担保而涉诉的情况,被担保方包括:浙江民科机械有限公司、凯喜特机械有限公司、温州新美康不锈钢有限公司、浙江正圆不锈钢管业有限公司、浙江永上不锈钢产业有限公司、浙江拓源贸易有限公司、温州拓博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中天昊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上述对外担保中,由于被担保人陆续出现借款逾期的情况,导致晨泰集团出现了资金链问题,进而影响了其正常生产经营。截至目前,上述被担保人均已出现违约并涉诉,晨泰集团及其股东作为担保人之一,已代偿0.26亿元,仍需承担约3亿元担保债务,晨泰集团亦因此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同时,IPO日报通过Choice金融终端查询发现,截至3月8日,A股共有4000多家上市公司,其中实控人为90后的企业只有11家,仅占上市公司的2%。

  业务方面,晨泰科技专业从事电力计量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主要产品为单相智能电表和三相智能电表。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晨泰科技的业绩出现波动的情况,特别是2018年,晨泰科技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同比都出现了下降,其中营收同比下降30.77%,净利润同比下降60.57%。

  事实上,晨泰科技的业绩不存在季节性因素的影响。因此,若以上述其2020年上半年实现的业绩进行年化推算,其2020年全年的营业收入可能为20331.88万元,净利润为2320.54万元,相比2019年的业绩将再次大幅下降。

  可以看出,晨泰科技上述时间段内实现的业绩远超于其报告期内实现的业绩,特别是2015年和2016年,晨泰科技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远高于其报告期内实现的业绩。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晨泰科技向前五大客户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9501.95万元、17472.42万元、21637.86万元、7875.94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7.65%、74.61%、70.26%、77.47%。

  对此,晨泰科技表示,报告期内来自电网和南方电网的合计收入分别为31621.94万元、20401.94万元、24657.11万元、7827.8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93.65%、87.56%、81.27%、77.95%。未来,随着电网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的加速推进及智能电表IR46标准的推广,预计电网系统智能电表投资市场需求将持续增长,但如因宏观政策、电网投资产业政策、发展规划等发生变化导致电网建设投资规模下降,特别是智能电表招标量下降或者电网公司的招投标政策发生不利变化,公司业务发展将受到较大影响。

  结合晨泰科技近6年半的业绩,报告期内,晨泰科技和电网、南方电网的供需关系是否出现了问题?